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全球产能第一!第5家钻石企业IPO河南的人造钻石能“恒久远”吗?
发布日期:2022-03-24 14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全球产能第一!第5家钻石企业IPO,河南的人造钻石能“恒久远”吗?

  “钻石和煤,本质上都是碳”,这句话常被提及,同时也被很多人诟病,毕竟二者外观上千差万别。但天然钻石和人造钻石,外观上几乎一模一样。用行业专家的话来说,它们好比“河流里的冰”与“冰箱里的冰”,没有区别。

 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放下对天然钻石的执念,转而把目光投向人造钻石。人造钻石曾被称为合成钻石,而现在在生产领域多以“培育钻石”来命名。前不久,力量钻石公司“最大可培育30克拉人造钻石毛胚”的新闻刷遍朋友圈,网友们热议“克拉自由”要来了。

  近日,惠丰钻石向北交所递交了招股书。此前,“中国钻石之都”——河南已经诞生了豫金刚石(300064.SZ)、黄河旋风(600172.SH)、中兵红箭(000519.SZ)、力量钻石(301071.SZ)这四家钻石上市企业。若能成功上市,惠丰钻石将成为第五家河南“制造”的A股钻石企业。全国基于区块链数据知识产权

  和力量钻石、黄河旋风们不同的是,惠丰钻石目前的主营业务不是制造钻石,而是“破坏钻石”。

  所谓“破坏钻石”,就是把人造金刚石经过粉碎、整形处理,采用特殊的工艺方法生产出金刚石微粉。

  金刚石微粉通常是指粒径细于54微米的金刚石颗粒,它硬度高、耐磨性好,可广泛用于切削、磨削、钻探等,是研磨抛光硬质合金、陶瓷、宝石、光学玻璃等高硬度材料的理想原料。

  从惠丰钻石去年销售的产品构成来看,金刚石微粉2021年度销售金额1.52亿元,占总营收的74.25%。

  虽然“人造单晶金刚石微粉”被国家工信部确定为第六批制造业单项冠军产品,但在培育钻石更高的毛利率和更大市场的诱惑下,惠丰钻石不甘心只做微粉生意。

  《招股书》显示,作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惠丰钻石与各大院校产学研合作。目前,公司和河南工业大学、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建立了金刚石电子应用联合实验室,致力于多个项目的研发,其中就包括“培育钻石3C应用”。

  “3C(carat、color、clarity,即克拉、颜色、净度)”是培育钻石行业的主要技术壁垒,目前头部钻石合成厂商可以稳定生产3-6克拉、DEF色、VS净度的原石,其生产技术细节是长年积累的成果,其他小厂商很难做到“3C”兼备的培育钻石,即使可以,其良品率也明显低于头部厂商。

  培育钻石的方法有两种,一个是HPHT,即高温超高压合成法;另一种是CVD,即化学气相沉积合成法。业内人士指出,这两种合成法所培育出的钻石具有不同的宝石学特性,运用CVD合成法培育出的钻石往往具有更高的透明度,并且几乎没有微小的暗色内含物。

  从《招股书》中可以看到,惠丰钻石本次拟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265万股(含本数),计划募资3.1亿元,用于金刚石微粉智能生产基地扩建项目、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、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其中,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的7345万元,有686万元拟用于购置新的研发设备,共计12台。这其中就包括2台“MPCVD”,造价207万,占全部研发设备的30%。

  MPCVD装置是用来批量生长单晶、多晶金刚石的一种设备,也是CVD合成法的承载装备。这更一步印证了惠丰涉足培育钻石的想法。

  惠丰钻石股东、董事长王来福之哥王再福透露:“惠丰钻石的主营业务是金刚石微粉,但也有在做培育钻石。人造钻石的市场很大,但柘城只有力量钻石在做,惠丰钻石有一部分CVD设备,以后也有往珠宝方向发展的打算。”

  惠丰钻石是河南柘城的一家企业,在钻石的江湖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人造钻石看中国,中国钻石看河南。”根据中国磨料磨具工业年鉴、第五届郑州国际超硬材料及制品研讨会论文的统计,2001年至2019年,中国金刚石单晶(即符合规定标准的人造金刚石单晶体)产量由16亿克拉增加至142亿克拉,增长了7.9倍。自2000年开始,中国就成为全球最大人造金刚石生产国。截至目前,中国金刚石单晶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90%以上,而河南人造金刚石产量占全国 80%以上,这里面又有很大一部分产自柘城。

  柘城县内有各类金刚石企业100余家,全县企业年产金刚石单晶25亿克拉、人工钻石100万克拉;年产金刚石微粉58亿克拉,金刚石微粉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占全国市场的70%和50%,大颗粒单晶产量占全国市场的60%。2020年12月13日,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上海全球科技创新中心,经过多次实地考察、专家论证,誉名柘城县为“钻石之都”。

  柘城隶属河南省商丘市,常住人口80万人。这样看似不起眼的一个中原小县城,为什么会与钻石结缘呢?这还要从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有限公司(简称“郑州三磨所”)说起。

  金刚石俗称“金刚钻”, 是自然界中天然存在的最坚硬的物质。金刚石雕琢之后外观会变得非常闪耀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钻石。

  凭借卓越的物理和化学性能,金刚石在工业生产和科学技术领域广泛应用。然而,1960年,中国工业用金刚石进口来源几乎被完全掐断。

  当时中国正在工业发展期,精密机械、石油开采、冶金等领域无一不需要金刚石,工业发展严重滞后。

  于是,第一机械工业部下达了一项国家重点科研项目,代号为“121”,任务只有一个——全力研究人造金刚石技术,解决被国外“卡脖子”的难题。

  郑州三磨所这时候站出来,接下这个难啃的骨头,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人造金刚石研发。1963年,郑州三磨所成功研制出第一颗人造金刚石,比美国晚了9年。河南也自此与人造钻石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紧接着,郑州三磨所又接下了抓紧量产金刚石的任务。1965年,由其自主研发的我国第一台人造金刚石合成设备——六面顶压机投产使用,生产效率较原来国外研发的两面顶压机提高近20倍。

  当时行业有一句描述三磨所的口头禅:“压机一响,黄金万两”。随着人造金刚石产品生产效率和产能产量快速提升,我国很快成为人造金刚石生产第一大国,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超硬材料生产基地,占据世界总产量的90%以上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工程师冯金章从郑州三磨所辞职,回老家柘城创办了邵园金刚石厂。1985年前后,邵园金刚石厂转企改制,部分掌握金刚石加工技术的人,开始创业,一时间,金刚石加工企业在柘城县遍地开花。现在柘城的金刚石企业,也大都由此而来。

  不同于锆石或者莫桑钻这种“假钻石”,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化学成分、颜色、净度等物理性质和光学特性完全相同,且晶体结构完整度、透明度、折射率、色散等方面也可和天然钻石相媲美,二者均被认定为“钻石”。

  2018年7月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修正钻石的定义,删掉“天然”一词,将天然钻石和实验室钻石都统一归类为钻石。

  世界主流的三大钻石评级机构GIA、IGI和HRD Antwerp也陆续推出与天然钻石相似的培育钻石分级体系,为培育钻石提供权威认证。例如,GIA的4C评级标准同样适用于培育钻石,只是在最后出具证书时会特别标明培育产品。

  天然钻石的形成需要数亿年,一个7克拉的人造钻石,大概只需要培育两周。这也使得人造钻石的价格相对于天然钻石极具竞争力。

  虽然中国金刚石的产量已达世界九成,但能达到珠宝级别的并不多。《2020-2021年全球钻石行业报告》显示,2020年全球珠宝级的实验室培育钻石原石产量约为600万至700万克拉。其中,中国产量为300万克拉,占世界总产能的43%-50%。

  相比应用于工业领域的人造金刚石产品,珠宝级人造钻石平均毛利率最高。2018-2020年,力量钻石的培育钻石业务毛利率从48.49%增加至66.88%,而金刚石单晶的毛利率却从45.69%降至39.72%;金刚石微粉的毛利率从54.54%下降至40.59%。

  那么,在中国人造金刚石已经“统治世界”时,珠宝为什么落人一截呢?其实从工业级别和珠宝级别钻石的外观就可看出,珠宝级人造钻石需要更精细、更复杂的工艺。然而,作为技术创新型行业,中国人造钻石的人才和研发却成了短板。

  从惠丰钻石《招股书》可以看到,2019-2021年,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是6.74%、6.99%、5.62%。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公司员工中本科及以上学历员工仅有21名,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13.46%。

  惠丰钻石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点,并在公司可能存在的风险中提到:“未来公司只有留得住高端人才,才能更好促进公司新技术、新产品的研发,才能促使公司有更好的发展前景。目前公司高层次员工储备稍显不足。”

  但纵观整个行业,惠丰钻石的情况并非个例。2020年,惠丰钻石研发费用率6.99%,力量钻石4.07%,黄河旋风只有2.63%。

  行业普遍对研发投入不足,使得中国珠宝级钻石产量与工业级钻石产品比例失衡。

  不过,这对行业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。据国泰君安研报显示,目前培育钻石渗透率为6.09%,预计2025年将达到15%,行业享有渗透快速提升的成长期红利。如果中国人造钻石企业抓住这一红利期,加大人才储备和研发投入,或可从珠宝钻石领域弯道超车。岳阳御风长轴房车公司2022更新中

  当然,也有行业人士认为,虽然人造钻石和天然钻石具有完全相同的成分及特性,但是它们的来源不同,成本不同,市场认知不同,是两种不同的产品而非替代关系。

  你有买过人造钻石吗?和天然钻石相比,你觉得它们有区别吗?评论区聊聊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海金圆食品器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烘焙用具开发.生产.销售的专业公司。电话021,62152135